唯一幸存者。

啊,真羡慕那些能写好长好长文的人

她能做到的我也能。

希望你死的别让我恶心。

【求文】诸位有酒茨父子pa的文吗!

超想看酒茨养父子类型的啊!!!各位如果有知道的求链接!!!

【酒茨】与君一生(幼年)

本章有幼茨幼吞描写注意*
两人儿时都会撒娇,因为是现Pa谁都有童年不是吗,小孩子都会这样。
ooc严重受不了请右划?



酒吞是在高二元旦晚会的那天和茨木在一起的

    

      那时酒吞17茨木16,他总觉得茨木不管什么都在他后面,年龄就算了,连带着什么学习和两人引以为傲的体育也总是他第一茨木第二。这家伙明明有机会超过他不是吗?

     他俩从小就在一块儿玩,两家门对门窗对窗的可以说是茨木童子比他父母都要亲了。从有记忆开始就记得隔壁那户人家里有个白毛的小东西天天这儿跑跑那儿滚滚的,起初人家还以为这是个刺猬于是就打算拎着网兜去抓,这不走近一看,好家伙,一小孩儿。看着比自己小,个子才到三岁的酒吞下巴那儿,刚想转身走就听见这户人家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个同样白发的女人,她抱起地上的白毛孩儿笑的一脸慈祥,一低头看见了酒吞笑容的更大了

    “茨木呀,这是你在外面交的朋友吗?来来来快进来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

     完全没有被拒绝就被邀请进了别人的家里,三岁。

    从那以后一起床从窗户往下看就能瞧见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睁着那双溜圆的金色眼睛看自己这边,匆忙洗漱穿衣吃早饭后丢下一句“我出门了!”就跑出去找小茨木玩

    明明还有一年才能上幼儿园的小茨木在妈妈怀里哭闹不停的要跟酒吞一起去,酒吞家人也表示如果想的话他们可以帮忙,于是他俩终于如愿以偿的一起去了幼儿园。那时茨木连话都不怎么会说整天咕噜噜咕噜噜的说着自己编的语言弄的老师头疼,长大一点会说话后他还十分炫耀的说只有酒吞这么厉害的才能听懂。小个子的茨木会被同班同学欺负,而酒吞总是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就走,若是实在不行了才会硬打,可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两人每每回家身上都会挂点彩。

    直到有一天,一个幼儿园大班的男孩搞了一个大动作。

    那是刚放学,小朋友们都惦记着园里的滑梯,酒吞茨木也不例外,于是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排好队,小孩很多啊,酒吞滑下去就立马站起来对着还在滑梯板上站着的茨木伸出手,大胆滑吧有我保护你呢!小茨木回以一个可爱又甜极了的笑,于是他松开抓紧的两边扶手,曲下膝盖……身后一个巨大的力量就将他从台上推了下去。等反应过来就是全身都在疼,脸颊和脑袋也很痛,有红色的东西……流出来……

    酒吞跑过去把他抱在怀里护好,班里同学大喊着找老师找老师,旁边围观的家长都去赶紧带走了自己的孩子捂着嘴巴摇摇头。怀里疼的一抽一抽的小家伙哭不出声音,弱弱的叫着酒吞我好疼,说打针都没有这么疼,虽然语不成句但他还是听出了意思,小小的孩子身上都是淤青,因为是上等的幼儿园,滑梯修的很高很豪华漂亮却没有什么防护措施,磕磕绊绊一路摔下来胳膊腿上都是淤青,右小臂还有一大片皮掉了,露出血色的肉,上面还粘着几缕茨木的银发,左脸颊和额头也是磕的伤口,血一丝丝往外留。酒吞小心翼翼脱掉自己的外套盖在他因疼痛而颤抖的身上。救护车接走茨木时茨木大哭着不要酒吞走要跟吞吞一起,医护人员却拉上了车后盖,隔绝了所有的声音。

   酒吞的家人来带走他时,看见的是一个红发高马尾的孩子,瞪着紫罗兰色眼睛,稚嫩的小脸上全是怒容的扭曲,地上是一个趴着体型微胖的大孩子。

    茨木出院了在家养着,刚好放了暑假于是酒吞就干脆住在了茨木家里,每天陪着茨木养伤,拿着家里的故事书给茨木讲故事,他不能出门,于是他就时不时从外面抓几只小蝴蝶,拔几束花来给他看,其余时间他也不出去,只是一直陪着茨木在家玩。

 
     两个小小的孩子躺在夏夜的星空下面,盖着同一条小毯子,红头发稍微大一点的拿着一本故事书,白头发看着小一点的孩子含着可爱笑容静静的听着,额头和膝盖上还缠着纱布。一个故事讲完了,合上书本,轻轻放在床头,他轻抚着白头发孩子额头上的纱布问他还疼吗,他摇摇头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这小孩子脸上浮现了少有的微笑,低下头轻轻亲了一下他额头给他掖了掖被角,然后侧身躺在他身边说晚安

“挚友……”

“嗯?”

    茨木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优柔的月光铺在他红扑扑的脸上,金色的大眼睛是那星空最靓丽的两颗。

好似天使

    “挚友你说……我们能像刚刚故事里的两个人一样一直一直在一起嘛!”

    酒吞也笑了起来,学着童话里的人直起身子,轻轻啄了小茨木的鼻尖,带着甜味儿的小嘴巴。





“当然。”






幼年时期

           END.

【酒茨】失了疯了我的爱人

极其oocoocoocooc严重!!!!!!!ooc。
(严肃)虽然这章比较纯但是之后病态有黑化有自残发疯精神病因爱生恨恨的不得了相爱相杀那种注意。

受不了的小天使小可爱一定!回避!!!!!

☆☆☆本章呕吐描写注意

好了那么,

开始?









“你看你看,那个不是酒吞吗?”

“哎呀可不是吗,哎你说他身边的女生是不是她未婚妻啊?”

“哎呀怎么可能啊明明酒吞大人有茨木小天使啊啧啧真是心疼死小天使了.”

嘘------

“啊!茨……茨木学长?”

……

“唔,我们什么也没说哦……真的哦”

啊啊……闭上你那该死的烂嘴吧

“哎?茨木学长您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哦可爱的小姐们,请回吧

“好的茨木学长~那再见喽♡”

两个柔弱可爱的小身影慢慢消失在他眼中

温柔阳光的笑容随着他呼出的一股浊气化为空气飘散,幽而密长的似薄纱似的银色睫毛轻盖着他泛着
太阳光的金色眸子,修长的双腿一踏一踏的不知踩着什么拍子,

苍白的肤色显出他脸边的狰狞胎记颜色深了许些,雪一样的毛绒绒长发随意散落在双肩,肩胛骨,蜿蜒至腰窝处。

似躲非躲的站在墙下的阴影里

冷冷的看着不远处

一个男人。

最惹眼的便是这男人一头张扬的红发和那与生俱来狂傲的气质,薄唇微微上扬着,刀刻似的精致俊郎和蔑视众生的眼神让人不禁战栗。

他身边

一个甜美的女孩子

那男人像是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头也不回的喊

“喂茨木童子!来了就别躲着出来吧。”

在阴影里的人影微抖了,一下腿停止了不知名的拍子喉结上下滚动清了清嗓子,迈开已有些酸痛的腿一步跨出了阴影

“不愧是吾的挚友酒吞童子!这敏锐的观察能力和野兽似的直觉再无任何能够与你相提并论!”

名为酒吞童子的男人没有接他的话,而是轻抚着旁边女孩儿细软的腰肢介绍

“茨木,这是,梨子。”

女孩儿笑着点点头向茨木伸出手

“您好,茨木先生,我是梨子请多指教~”

茨木同样含笑与她相握,两人手相碰的一瞬间,强烈的恶心与忍不住的呕吐感刺激着他的身体,双眼一黑就快要站不住

“茨木先生~您还好吗?”

吾名只可吾友酒吞叫!!

“吾没事,劳烦小姐挂心了。”

“那就好呢--”
说完走到茨木身旁轻点脚尖比了个口型

(请.离.我.男.朋.友.远.点.你.很.恶.心.)

……呵。愚蠢的女人,尔等不过是吾挚友旁边的一粒沙,一个泄欲的玩具而已,又有何自信与吾相比。

在一旁沉默看着像是习惯或早料到的酒吞,抬起眸子不耐烦的看了看天,

“走吧梨子,天阴该下雨了,回家去。”

……

……

……

……什……么……

……什……么家……

家……?

挚友……和……那女人的……家?

……

……

“茨木,你回去吧。”

……

……

“喂茨木童子,没听见本大爷说话?!”

……

……

……

“……挚……挚友,那吾就先走了,祝挚友开心”

话毕 便见着女孩儿挽着酒吞的手臂离开

天开始阴了,乌黑的云像要压下来直到压碎一切为止一样,雷电似鞭子一样抽下,劈开天空。

一,

二,

三,

四,

五,

雨坠落,密而疾,狠狠地扇打在他脸上

(你真可笑)

很痛,打的很痛

(你真可悲)

可悲,吗。

“妈妈!那个人没有打伞耶!”

“快走快走,那是个神经病!是疯子!会把你撕了吃掉!”

(啧啧啧。)

疯子?神经病?呵呵……恶鬼?

吾友,是不是也这样看吾?

身上很疼,好像儿时在窟子里一样,那些人举着火把,镰刀,锄头,那些人挥舞着拳头抬起脚,那些人口中也是这样喊的

可…
那时,
挚友为何救吾。

为何将吾从那些人群里抱走,为何擦去吾身上的土灰与血?为何清理吾大大小小发炎的溃烂的的伤口?为何指着那只有十几平方的的小库房说这是我们的家?为何说以后吾跟着你就有家了?

那些女人,
是那些女人对不对
挚友被那些女人迷惑了心智对不对

晚八点,茨木身上早已冰凉,人群匆忙,没有人看见亦或注意到他,熟悉的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想要去摸摸自己脸手却冰冷无力,腿脚早已麻木走一步,都是钉刺的麻痛,缓慢逆向的穿行人群,喝烂醉的大叔身上传来的酸臭味,打扮的挺入眼小姐们身上的香水味,食物倒在地上垃圾桶翻倒,食物,流浪狗尸体腐烂的味道无一不在刺激他的神经,和他早有问题的胃

摸着门锁颤颤巍巍的拇指放在指纹识别的地方,门开走进去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事物扭曲,胃里更是翻江倒海,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冲进卫生间趴在马桶上狂呕起来。

胃酸和腐烂的味道充斥着口鼻四处蔓延,脑海里又是一幅幅酒吞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画面,酒吞和那女孩子拉手去游乐园,拉着手去买东西去逛街,他们甚至做/爱,女孩子在酒吞身下娇喘连连喊着老公,女孩子拉着酒吞去医院拿着体检报告说她怀孕了,他们走进婚姻的殿堂,酒吞对女孩温柔的笑说着我爱你。

胃与肠子疯狂的抽搐 头脑已经无法再继续思考下去 器官在他体内撕裂撞击 生理盐水混着血 不停的呕吐和器官像有个铅球在身体里里撞击,然后突然猛地从食道冲出来,在冲到声带部位时压迫到声带像个悲哀的野兽濒死嚎叫。

终于……像是将身体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了一样,支撑着身体的手再也没有力气虚脱的倒在马桶边,被汗水雨水生理盐水浸湿的衣服发着不可言说的臭味黏在身上,胸口缓缓起伏着,过了一会,他费力扒去自己身上所有衣物打开花洒跌进了浴缸里。冰凉的水滑过他的肌肤,伤痕被水抚摸着 流过他的脸颊带走了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

茨木在浴缸里昏睡过去,而一直爱抚她身体的水,逐渐淹没他纯净而透着痛苦的脸颊

【酒茨】灵魂浪漫(二)

啊啊……抱歉……隔了这么久……估计都没人认识我了吧嗷啊嘿嘿

----------------------------------------------------------------------------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茨木感觉有什么东西将自己脱了起来,心里虽然十分戒备却无能为力的闭上了双眼。


“茨木”


“茨木”

“给本大爷滚起来。”

“去给本大爷取红枫酒。”

“哪儿那么多屁话,闭上你的嘴。”

“毒酒又如何,区区人类能把本大爷怎么样。”

“呵,置本大爷于死地啊”

“茨木童子,滚开。”

“说什么傻话,本大爷是这儿的鬼王,怎么了,杂碎,不服一块儿上啊”

“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还有我这鬼王受不住的!”

“你有空在这儿吹本大爷还不如多去想点法儿取悦老子。”

“傻啊,茨木。”

“茨木童子……”

“给本大爷活好了。”

“找个新的强者,必须比本大爷强!强到能够真正的保护你个傻子……”

“好了!快滚!滚远点儿!”

“茨木童子……”

“茨木……”
























挚友……









再次醒来,面前一片黑白的家具,身上的衣物被换掉了,黑白的床单,黑白的天花板,黑白的.......黑白???

茨木慌张的起身看向自己的鬼爪

黑白.....

黑白.....

“呦,醒了?”
空灵的男声毫无防备的传过来,金熊童子掐着一烟斗靠在一旁的柱子上冷冷的看着他

“怎么...会是汝!”

茨木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金熊童子

“我没死你看着似乎很惊讶?”

他抿了抿唇,最终猛地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他

“汝没死…挚友!吾挚友呢?!吾友酒吞童子呢?!”

金熊慢慢的晃到茨木身边坐下,对着他的脸吐了一口烟

“谁知道呢…我一醒就在这个鬼地方了,鬼王酒吞不是把你扔出去让你逃过了一劫吗”

茨木被这烟气呛的咳嗽了几声,后而一翻身狠狠的把金熊按在地上

“他在哪!!!酒吞童子在哪!!!说!否则汝就去陪那几个渣滓一块死在吾这儿!”

而金熊不以为意的笑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布袋,里面发着异常耀眼金红色的光

“呵呵…我对鬼王的衷心并不亚与你茨木童子,这是布袋里带有金红色的光就是王的灵魂碎片,只可惜从那人类手中只找到了这么一点儿,一共五十片只可惜只有这么点了,.......茨木?茨木童子喂......”

金熊不耐烦却又有点担心的看着茨木,他看着茨木死死的盯着布袋,嘴唇颤抖着吐出了几个字

“你说…这…是金红色…吗”

本想嘲笑他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的金熊这心下大叫不好,

     因为他茨木童子,看不到颜色了。

【酒茨】灵魂浪漫

酒吞童子,大江山的鬼王,能让所有听闻他名字的物颤抖,鬼王沉迷饮酒和一女妖
茨木童子,罗生门之鬼,鬼王的干将,传说被一人类武士斩去了右手,死死衷心与酒吞童子,他的王
阎魔问了茨木对那鬼王的感觉
“……唯一能刺穿吾的灵魂,给予吾爱意,给予吾力量与吾追随的强大。……给予吾完美的痛苦……”
茨木从阎魔那儿回来的时候浑浑噩噩的,周围的弥漫着足以毁灭那庭院的黑气,不远处,桃花妖站在桃树下皱着那活力又不失甜美的脸看望着他。

“茨木……大人?还好-?”

    茨木闻声看去,他以往金色的瞳孔就像正午的太阳一样,散发着金光,而如今,那颜色黯淡到快要与黑色的眼白融为一体,那银白色毛茸茸的长发再无往日的光亮,干燥的唇上毫无血色,整个人看去就像死了一样
“无碍,做汝的事去吧。”
说罢转身而去,那早已没有了感觉的右臂仿佛又开始滴血,难以言喻的疼痛又开始蔓延,灼烧灵魂的痛苦

    茨木慢慢的晃到了与酒吞喝酒的那颗树下,月色正好
“今日月亮真好啊,茨木。”
他瞬间的抬起头看,眼里满满的惊恐和疯狂,他听见了他的声音!这大妖怪像疯了一般在这树周围转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妄想着找寻到什么,他转了好久,最后又无力的倒在那早已锈迹斑斑的矮桌上,鬼手颤抖着拿起那同样烂旧的酒碗用干燥的唇微微触碰几下,他靠着树吻着那酒碗,酒碗的缺口划破了他的唇,血液顺着碗口留向里面,一会儿就接了一个底。
“喂,你猜,是茨木大人因为酒吞大人疯狂,还是因为酒吞大人为了……”
远远的小鬼们小声的讨论着,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死去的。

    茨木收回了捏碎小鬼们的地狱鬼手,自嘲的笑了笑,是啊……杀了他们有什么用呢,他重新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鬼王殿,跟星熊交代了一些事最后在所有人惊讶,哀伤,痛苦的眼神中走出了大江山,在那山下,他抬头再次看了看雄壮的鬼王殿,那里万鬼集于一堂狂欢,那里每天都有一些大小妖怪的打打闹闹,那里总有处理不完的政务,总有开不完的花,下不完的雪,喝不完的酒,……

却只有那一个鬼王。
他转回身
他要去找他的鬼王了
他不停的走,翻了许多座山,看了许多妖,交代了很多事
不知道走了多久,到了一片野地,再往里是无边无际散发着瘴气的林子,茨木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浓重的瘴气熏花了他的双眼,好像再也走不出去,这瘴气能让他失去嗅觉,能让他的双眼再也看不见美好的颜色,甚至能带走他的一切

    但即便如此,这是挚友的味道啊……能够征服吾的强大气息!
他贪婪的吸着这苦甜又致命的毒气,就像很久以前那鬼王将他拥入怀中所感受到的气息一样,危险而致命

    感觉到双腿慢慢发软,四肢渐渐无力,他看不见他,他的眼睛越来越朦胧,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努力的直起身子看向前方,

     好像再也走不出去了,挚友啊……你又在哪呢,这里都是你的气息,为何吾却寻不到你,为何吾的双眼有些难过,为何吾看不见红色了,为何吾……

看不到你

    在那充满致命的浓烈瘴气中,一个拥有一头纯净雪白长发的大妖怪,倒在了那片树林的最深处
                      Tbc .
            

那个……求一篇文,就是有酒茨……粉红豹?唔啊忘了(自家五星不暴击的茨宝镇)

【求助】哇啊想问问各位小天使们有没有看过一篇酒茨文……就是双性人茨木杀手然后被卖唔……有羊眼圈描写的那个肉文(捂脸)